9789862485484_bc

一支手機的商業啟示:從發展史透析環保、隱私、人權議題,迎接供應鏈全球新革命

作者:伊莉莎白.沃伊克〈Elizabeth Woyke〉

譯者:蔡耀騰

出版社:寶鼎出版

出版日期:2016/4/1

類別:行動通訊發展、數據分析

原文書名:The Smartphone: Anatomy of an Industry

ISBN/條碼:978-986-248-548-4

定價:350元

前往購買 ▶

更多書籍介紹

當我們拿著時尚手機滑不停時,可能聽不到非洲孩子淪為採礦童工的悲歌,
看不到數千萬噸電子垃圾正在污染環境……
一支便利、功能齊全的智慧型手機,背後的故事你可能想都沒想過!

 

這是一場隱私、人權、環保、商業競爭的角力戰,
本書從第一支手機發展談起,探討產業發展興衰,
以及血汗工廠、垃圾公害、商業陷阱等伴隨而來的隱憂,
揭開「智慧」表象下不為人知的商業啟示!

 

 

身為《商業週刊》與《富比世》特約記者、行動通訊產業票選「智慧型通訊裝置最權威的人士」,作者伊莉莎白.沃伊克從手機產業發展為起點,逐一點破製造商競爭、行動網路變革、隱私安全、環保與勞工權益的真相,完整呈現帶動智慧行動產業全球革命的關鍵議題!

 

 

生活必需品除了食物與水,更多了「手機」
智慧型手機是現代人最不可或缺的生活工具之一,它已經徹底改變我們的生活模式。光是2013年,手機大廠就出貨超過十億支智慧型手機。品牌知名度、日新月異的應用程式、強大的多媒體功能,使手機產業在短短十年間就將桌機、平板電腦等電子產品遠拋在後,成為利潤最高的新興產業。而智慧型手機背後的生產履歷可不簡單,每個細小環節都牽動著不為人知的產業經濟命脈與競爭,也反映出消費與供應鏈的微妙關係。

 

不可或缺的智慧型手機背後,隱藏哪些不為人知的關鍵議題?
iPhone與Samsung為何能在十年內,成為智慧型手機的兩大霸主?
市占率最高的iPhone和Samsung,已是競爭已久的老對手,這兩家製造商的角力也象徵不同領域的競爭:產品、作業系統(iOS與Android、Widows Phone)、平臺(App Store與Play Market);這樣的競爭更牽動相關產業的興衰,並可從中看見一場手機產業的無聲戰爭。

 

●平均兩年就汰換手機的消費習慣,造成廢棄電子垃圾公害
0元手機與綁約方案看似是讓消費者以最優惠的方式換新機,其實是手機供應商與電信業者共同策畫的商業陷阱;消費者淘汰的手機每年形成超過五千萬噸的電子垃圾,其中更會釋出有害人體的氣體及污染環境的金屬。如何降低電子垃圾的數量,成為刻不容緩的環保議題。

 

●使用APP或連結免費網路,其實是主動洩漏你的個資?
當你開心地玩著手機遊戲的同時,也是把你目前的位置透露給了遊戲開發商。許多應用程式以相同方式取得更多的用戶資訊,免費Wi-Fi也讓商家得以監控使用者在店內的相關資訊。在使用智慧型手機的同時,用戶的隱私安全由誰把關?最佳的解決方式是政府願意以更周全的法律與嚴謹的執法系統,為個人隱私把守最後一道防線。

 

●智慧手機的高需求量下,產業底層的勞工是否還保有尊嚴與基本生存權利?
資策會產業情報研究所預估,2016年智慧型手機的出貨量高達15.6億支。為能應付如此驚人的市場需求,無論是用於製造電子零組件的「衝突礦石」以及基層人力的需求皆大增。然而供應端為能提高利潤,不斷利用加班、低薪來壓榨勞工,形成「血汗工廠」;衝突礦石更使剛果民主共和國的內戰升級為資源之爭,無數孩童淪為採礦童工。當我們拿著時尚的新機時,怎能忽視它背後低吟的血淚悲歌?

 

本書不單從不同層面剖析智慧手機,作者更期待用宏觀的角度,帶領讀者在由手機大廠壟斷、供應商緊抓利益的產業市場中,重新發現足以興起產業生態鏈革命的關鍵鑰匙!

 

 

【本書特色】
1. 故事性敘事法,將高科技產業大小事轉化為有趣內容。
2. 穿插珍貴資料照片,以圖文整合的方式,讓讀者更貼近產業全貌。
3. 將重要數據轉化為簡單圖表,產業資訊一目了然。

作者/伊莉莎白‧沃伊克 〈Elizabeth Woyke〉

伊莉莎白‧沃伊克 〈Elizabeth Woyke〉自1997年以來就開始寫關於電信與行動通訊的文章。
她曾在知名的《富比世》雜誌〈Forbes〉和《商業週刊》〈Businessweek〉擔任記者,也曾擔任《亞洲時代》雜誌〈Times Asia〉和《錢》雜誌〈Money〉的專欄作家,更是英國國家廣播電台 BBC和許多電台訪談的座上客,也被讀者票選為前20名對行動通訊裝置最博學的作家。

 

 

譯者/蔡耀騰

東吳大學物理系,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物研所,英國雪菲爾大學企管研究所碩士。曾經成功科技移轉可錄式光碟,並獲兩次工業電腦台灣精品獎,服務於科技產業二十餘載。熱愛大自然,常縱情於山水。現專職翻譯和文學創作。 譯作有《鬥志,靠自己燃燒》、《閱讀,逆轉男孩學習力》、《親親都是我的》(大好書屋)、《跟著NASA學創新》等。

第一章 智慧手機誕生
許多人認為智慧型手機誕生於2007年,也就賈伯斯在Mac世界產品博覽會向世人展示首支iPhone時。但其實具有智慧功能的手機,早在iPhone出現前就已銷售超過十年!

 

第二章 群雄並起的智慧世代
當蘋果利用iPhone迅速崛起,傳統手機霸主諾基亞、摩托羅拉、易利信只視之為影響甚微的蝴蝶,但這隻蝴蝶卻扇起產業新革命。谷歌研發GPhone企圖與之抗衡,微軟則推出Widows Phone試圖取得一席之地;亞洲的三星更以兼容並蓄的手法,成為明日之星!

 

第三章 一支手機背後的激烈廝殺
智慧型手機產業競爭是全球最激烈的商業戰爭之一。手機大廠或供應商之間不時較勁,彼此興訟攻訐,並利用廣告、網路等各種方式相互攻擊,就為了拋開對手、獨家稱霸。

 

第四章 生產供應鏈的人權悲歌
為滿足市場龐大需求,產業供應鏈需要相對多的原料與人力。基層勞工面臨超時加班、薪水低廉與糟糕的生活環境;在非洲,許多兒童淪為採礦童工,衝突礦石更引發剛果內戰。消費者喜獲新機的同時,卻忽略從未被重視的人權議題。

 

第五章 奢侈品或必需品?廢棄手機堆積如山
手機大廠逐年推出新機吸引消費者,電信業者則用優惠方案請君入甕,然而被淘汰的手機已形成新的環境隱憂,這些電子垃圾會釋放對人體有害的金屬或氣體。頻繁更換手機的行為,究竟是出於需要或是滿足物欲?

 

第六章 隨身攜帶一支健康殺手?
手機除了存在輻射、可能影響人體健康之外,「手機成癮」現象也造成家庭問題與社會隱憂;然而在開發中國家及偏鄉地區,智慧型手機卻化身保障健康的利器,為當地居民帶來希望。

 

第七章 無人把關的手機隱私安全
你知道嗎?無論是手機APP或是免費Wi-Fi,都能夠讓有心者讀取使用者位址、收集個人資訊,讓你的個資無所遁形!而當國家也加入收集手機使用者的個資時,普羅大眾已淪為遭監控的次等公民。

 

第八章 一窺未來的智慧手機趨勢
華為和聯想的迅速崛起,反映了中國在手機產業日益茁壯,凸顯中國智慧型手機製造商擁有超過西方、韓國及臺灣企業的優勢。中國手機品牌有何魔力,能在市場上占有一席之地?

 

致謝

【推薦者】

 

「這是一本針對智慧型手機的創新人員以及該產業周邊面臨的挑戰,具有全面且詳盡概觀的好書。對這個已經成為我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裝置在社會經濟層面上的衝擊有興趣的任何人而言,本書值得深深閱讀。」——尤卡里.凱恩(Yukari Kane)∕前《華爾街日報》資深科技線記者、《庫克時代:蘋果的榮光與挑戰》(Haunted Empire:Apple after Steve Jobs)作者

染血的衝突礦石
雖然智慧型手機的設計往往始於一張草圖,而製造上則經常起始於零組件的選擇或委託製作,而這部分的生產可說是始於礦物的開採到加工成零組件為止。許多這樣的開採是發生在非洲,它需要花費大量人力的成本。
激進分子提到,傳統手機與智慧型手機都助長4種衝突礦石的交易,而這些經過加工處理後所變成的金屬包括:鉭、錫、鎢、金,有時統稱這些金屬為「3TG」。剛果民主共和國〈the Democratic Republic of Congo〉不僅出口這四種礦物,而且是全球鉭礦產的主要供應者。剛果民主共和國並非唯一蘊藏有3TG的國家,但是這些礦產卻助長了暴力、野蠻和混亂的狀況發生,因此這些礦產才被稱為引起衝突的礦石──衝突礦石。當地的武裝叛亂團體控制了礦場並銷售這些利潤豐厚的礦產,據估計每年金額達數億美元,並且使用這些獲利非法地購買槍枝以發展他們的勢力。據信在剛果民主共和國仍有超過20個武裝叛亂團體,並破壞該區域且有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包括強暴以及其他形式的極端暴力行為。
攝影記者馬克斯‧布里斯戴爾〈Marcus Bleasdale〉從1999年開始就在國家地理雜誌等刊物進行有關衝突礦石問題的專題報導,他表示,雖然自他第一次開始採訪剛果民主共和國這個國家時,大部分的條件已經有了明顯的改善,但是恐怖的衝突仍存在這國家東部。最糟的是一個叫做伊圖里〈Ituri〉的地方和北基伍省〈North Kivu〉及南基伍省〈South Kivu〉,這些地方擁有豐富的礦產並且鄰近一些國家,像是盧安達〈Rwanda〉、烏干達〈Uganda〉,因此可透過邊境漏洞進行走私。正如布里斯戴爾所說,剛果民主共和國的困境不僅僅是跟自然資源有關;這也是叛軍控制貿易路徑及造成盧安達與剛果民主共和國之間種族衝突的結果。

 

童工的採礦悲歌
馬克斯‧布里斯戴爾〈Marcus Bleasdale〉經常在剛果進行採訪報導和拍照,他描述這個國家的一些地方充滿了「極度絕望的哀傷」。已經有超過200萬人逃離家園來遠離戰火和叛軍的侵犯。這些難民湧進臨時難民營,他們生活在覆蓋著塑膠布的茅屋以及在那裏接收大米和豆類的救濟。在叛軍控制的地區,醫院內的所有東西從藥品到床墊都已被洗劫一空。布里斯戴爾說:「人們會坐在醫院裡只為了等到有人可以帶來一些藥品,使得他們能得到治療。」
他還看到那些被軍閥從村莊中抓走年僅七歲的幼童,這些幼童被迫在被叛軍控制的礦場中工作。表面上孩子們得到一筆名目上的工資,但「實際上他們是基於恐懼才工作的」。在這些礦場工作的勞工通常都是在大型露天礦場,透過人力,而非機械來開採礦石。當必須開挖隧道時,因為孩童體型較小,因經常被迫去做這樣的工作。
馬克斯‧布里斯戴爾〈Marcus Bleasdale〉指出孩子們被迫開挖礦道的情況:「一個七歲的孩童會會進入山洞上鏟泥土;而那些稍微年長的孩子則被派到隧道中挖掘淺層的岩石或從礦坑中心將石塊搬到外面。」

 

加工衝突礦石成為零組件
而這些提煉出來的礦產多被用於多種消費性電子產品中,例如:筆記型電腦、蘋果的音樂播放器 iPod和數位相機。而傳統手機和智慧型手機則都會用到上述四種的3TGs。鉭,用來製作電池以儲存電力;手機製造商使用錫與鉛來焊接零組件到電路板上;黃金的導電性非常好,所以被用來連接零組件到電路板上;鎢的密度很高,所以被用來使用在手機的振動功能上。
由於衝突礦石在電子裝置中的多寡通常對應於它的尺寸大小,而一支智慧型手機並不會用到很多這類的礦物。 但是因為傳統手機與智慧型手機的產量及規模都很大,所以被認為這些需求量就是引發衝突礦石問題的首要原因。此外智慧型手機比一般傳統的手機含有更多衝突礦石,主要因為他們有更大的電路板與更多零組件。
衝突礦石可是再歷經了重重的波折後,才能從剛果民主共和國進入到我們的智慧型手機中。首先,這些礦產以礦石型態離開礦山。武裝團體將這些礦石走私到其他非洲國家,然後再運送到全球各地的冶煉公司,包括:中國、印度、印尼、馬來西亞和泰國。冶煉公司再將這些鉭、錫及鎢礦熔融提煉萃取出金屬,並精煉金礦以去除雜質。完成後再送到製造商〈通常位於亞洲〉。這些製造商將這些金屬和其他金屬混合以製造出像焊錫這種材料。電路板製造商購買這些金屬在生產電路板時使用,最後手機製造商或他們的承包商再將這些電路板安裝在智慧手機內。

 

從使用非衝突礦石開始
激進分子們,試圖阻止這些威脅到剛果民主共和國的暴行,並希望科技公司能支持那些使用非衝突礦石的冶煉廠,並且承諾不再與使用衝突礦石的零組件供應商合作。馬克斯‧布里斯戴爾〈Marcus Bleasdale〉說:「天然資源是此區域的地方經濟基石。我們必須找到聰明的解決方法,如此剛果人民才可以從他們天然資源中獲利,而不是阻止他們從銷售和利潤中得到任何益處。」
無衝突資源需要從礦場作為起點一路追蹤這些礦物,提供熔化和混合這些礦物的冶煉廠認證,並確認供應商的金屬原料是從哪些冶煉廠買來的。這項工作已在進行中,剛果民主共和國政府與一些非政府組織〈NGO〉已經建立了「在袋子上貼上認證 〈bag and tag〉」的制度,此舉可將那些裝在袋子內的礦物在被交易和轉運到冶煉廠前,先貼上認證的塑膠條碼。美國的電子產業公民聯盟(EICC,Electronic Industry Citizenship Coalition)與歐洲的全球永續議題e化倡議組織(GeSI,Global e-Sustainability Initiative)是企業對於供應鏈問題、社會責任有關的兩個電子企業與相關組織的全球性聯盟 ,它們已建立了一套自願性的冶煉廠認證程序。截至目前為止,在全球估計約300多間的冶煉廠中,有66間已經取得無衝突性冶煉廠認證。
據設立在美國華盛頓特區,致力打擊犯罪與維護人權,並關心衝突礦石的非營利組織 Enough Project表示,自2010年以來,透過這些努力使叛亂團體開始減少銷售無法追蹤的鉭、錫、鎢約65%的收入。馬克斯‧布里斯戴爾〈Marcus Bleasdale〉指出,由於愈來愈多的企業只想買來源清白的礦產,因此非武裝團體控制的礦場所產出的錫礦可以賣到每公斤9美元,而由武裝團體控制的礦山只能賣到每公斤1.5美元。

 

蘋果成為無衝突表率
根據人道組織Enough Project資深政策分析師薩沙•勒澤涅夫〈Sasha Lezhnev〉表示,蘋果已經成為對這些問題最積極回應的智慧型手機製造商。過去蘋果從對於衝突礦石遲遲不表態,這包括2010年Enough Project等組織結合一群抗議人士,在蘋果於華盛頓特區的第一間店開幕時,上演了一齣抗議活動。當2013年蘋果公司因為簽署參與由各國政府、非政府組織和各大企業所發起的無衝突組織──負責礦產貿易公私聯盟〈PPA,Public-Private Alliance for Responsible Minerals Trade〉,而獲得了激進主義人士的信賴。此外蘋果還加入了無衝突錫礦創始組織〈CFTI,Conflict-Free Tin Initiative〉,這是一個由多家公司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建立的一個無衝突錫礦採購系統,在200年2月,蘋果更宣布它的鉭冶煉廠所用的原物料來源清白〈在第三方的監督下〉,並表示它會向「合作的錫、鎢和黃金供應商施壓」,讓它們同樣必須使用驗證過的原料。
至於其他的智慧型手機製造商,則尚未查證他們的產品是否仍使用衝突礦石,但是黑莓機與諾基亞也已經積極地協助建立驗證和追蹤系統。這兩間公司都是負責礦產貿易公私聯盟 〈PPA〉和無衝突錫礦創始組織〈CFTI〉的一員,同時摩托羅拉也參與了希望方案計劃〈Solutions for Hope project〉,這是一個設法從剛果民主共和國採購無衝突鉭的企業聯盟。

 

想用衝突礦石,請先熟讀法規
自從1990年代起,衝突礦石議題就屢次出現在新聞中,但是在2010年前,大部分的美國公司都忽視此問題。而這年歐巴馬政府通過「陶德-法蘭克華爾街改革與消費者保護法案」 〈Dodd-Frank Wall Street Reform and Consumer Protection Act〉,該法案是在許多金融改革當中,提議應該規範企業使用衝突礦石。當美國證券管理委員會〈SEC,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在2010年通過了關於衝突礦產的最終規則,這變成了許多公司在生意上主要關注的事項。截至2013年,美國公開上市公司必須告訴美國證券管理委員會〈SEC〉衝突礦石在他們所製造的產品中是否為「功能上或是生產中所不可或缺的原料」,否則就必須雇用其他公司為他們生產。那些想繼續在他們產品使用衝突礦石的公司,則必須在提交的年報中說明,他們如何確保他們不會在財務上助長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衝突。
而未在美國上市的智慧型手機公司則不需要提交這些報告,但是許多國外高科技公司無論如何已經開始採取行動,避免那些來自激進分子、非營利組織和有社會自覺的消費者的嚴厲批評。薩沙•勒澤涅夫〈Sasha Lezhnev〉表示,高科技企業一般都會擔心任何有關衝突礦石的事情會傷害到自己的品牌,例如,牽涉到血汗工廠或童工的指控,都會造成嚴重損失。勒勒澤涅夫補充:「這樣的行為是相當『有意義的』,因科技業是一個高度競爭的產業,而這些公司可是必須和消費者直接打交道的。」

 

發揮消費者影響力
無論這些製造商是多麼地努力想劃清界線,但智慧型手機與電子產品製造商還是無法阻止衝突礦石本身的循環。即使3TGs 的非法交易已經減少,但是衝突黃金卻還是難以遏止,因為即使是小量的黃金,它的利潤仍然非常豐厚。人道組織Enough Project估計,每年大約有價值5億美金的金粉與金塊從剛果民主共和國偷運走私出去,而經常是以搭乘商用客機時,隨身攜帶不到100磅黃金的方式,夾帶到阿拉伯聯合大公國〈United Arab Emirates〉販售與轉賣。
根據人道組織Enough Project表示,這當中珠寶公司是最大的買家,他們就占了全球一半的需求量,而激進主義人士已經開始對他們施壓,要求他們必須承諾使用無衝突黃金。電子公司並沒有在任何地方使用像他們這麼多,但是負責礦產貿易公私聯盟〈PPA〉特別資助了一個前期的專案以追蹤在剛果民主共和國東部的金礦開採活動,而薩沙•勒澤涅夫〈Sasha Lezhnev〉希望這兩個產業在這個專案能進行合作。
如同人道組織Enough Project在其部落格中所說,消除衝突礦石無法解決剛果民主共和國的所有問題。但這個部分卻是消費者有能力直接發揮影響力的層面。馬克斯‧布里斯戴爾〈Marcus Bleasdale〉說「改變的過程必須從廠商與消費者開始,唯一可以停止這一切的方法,就是若當地的軍閥〈像是擁有12個礦場的首領〉意識到,他們在和平時期將可比戰爭時期賺到更多的錢。」

 

富士康是五星級工廠?
在智慧型手機的產業中 ,媒體和激進主義人士過度專注在蘋果公司與富士康的供應鏈上。iFixit執行長凱爾‧韋恩斯〈Kyle Wiens〉表示,其他中國工廠勞動條件更糟,但是因為他們不製造知名品牌的消費商品所以被忽略。」韋恩斯進一步說:「每個人都聚焦在富士康,但是他們已經最好的工廠和宿舍,並且有最好的工資。」
中國勞工觀察組織〈China Labor Watch〉與SACOM承認,在智慧型手機產業裡有問題的勞資狀況在蘋果與富士康以外還有很多,而其他公司的虐待問題更是經常令人震驚。兩組人員透過臥底檢查和員工訪談調查了數間蘋果和三星的合作夥伴及供應商。相較於蘋果其他的合約製造商,中國勞工觀察的計畫協調員凱文‧史雷頓〈Kevin Slaten〉 表示說:「相較下,富士康的工資略高一些,加班時數略低一些,而且其安全訓練合於法律規範。」
中國勞工觀察和SACOM近日調查和碩聯合科技公司〈Pegatron〉,這間臺灣的合約製造商負責組裝iPhone 5C和其他周邊商品。中國勞工觀察的研究人員說,他們發現和碩聯合科技公司在中國的三間工廠有違反多項勞工權益,其中一間就是負責生產iPhone 5C的工廠。該小組所描述的情,包括:低工資、超時加班、一間宿舍就擠滿十二個員工的差勁住宿環境,而這些狀況比富士康的情形「更糟」,因此和碩聯合科技公司被控是靠著違反勞工權益以提高自身「競爭優勢」,來贏得蘋果更多的製造合約。
蘋果及和碩聯合科技面臨重新仔細審查的幾個月之後,傳出四名和碩聯合科技公司的工人在2013年死亡的消息。其中最令人震驚的個案是,一名年僅15歲的少年冒用表哥的身分證來獲得工作,而在一個月後死於肺炎。中國勞工觀察指責,和碩聯合科技的工時過長,但是蘋果表示,他們已經調查過該工廠,並發現這個起死亡案例是由於醫療狀況所造成,與和碩聯合科技無關。

 

誰真正在意基層勞工權益?
SACOM近日給了一間為iPhone與三星手機加工製作觸控螢幕上所使用的玻璃的工廠一個臭名,「富士康第二」。這間工廠是一間來自香港名為伯恩光學〈Biel Crystal〉的公司在深圳附近所開設的,專門從事研磨拋光智慧型手機的觸控螢幕以及切割覆蓋在智慧型手機相機上的一小片玻璃等充滿微細粉塵危險的工作。SACOM提出,伯恩光學的工人因為吸入了玻璃拋光化學物質與玻璃粉塵微粒已有了健康的問題,若工人受到職業傷害,伯恩也拒絕給予公平合理的賠償金。根據報導指出,自2011年起已經有五位工人試圖自殺。對此伯恩光學公司的管理階層同意作出一些改革,包括對受傷的工人的增加協助。
三星也發生枉顧勞工權益的記錄。中國勞工觀察在2012~2013年間調查15間三星在中國的附屬工廠,他們表示發現了未成年工人〈低於中國法定合法勞工規定的16歲〉,工資和工作條件也遠低於富士康。雖然三星公司大部分的產品都自行生產,它也會外包一些項目給供應商。該監督團體提到,三星的供應商工廠往往比他自己擁有和經營的工廠還要差,但是所有三星相關設施的檢查都顯示出「或多或少都有虐待勞工」。
為了回應這些指控,三星對他所有的中國供應商進行現場實地檢查。該公司表示並沒有發現任何證據顯示使用童工,但是確實有發現「不當管理」與「健康、安全方面的潛在危險」。 在2012年底,三星開始在中國實施新的僱用政策、工時,和加班措施,但是幾個月後,供應商中的一位工人自殺使得它的改革蒙上了一層陰影。一名SACOM的調查人員說:「因為『輿論的壓力』,我們過去所調查過的工廠多少都有改善,但是如果我們在一兩年內沒有再回去調查,他們可能又會回到[原先的狀態了。」2013年,在揭露了一些三星位於中國的工廠內違反勞工權益的行為,仍有許多赤腳工作的中國工人後。觀察局的結論是:「虐待勞工的情形還是持續不斷地發生在三星供應商的工廠中。」
當智慧型手機製造商和合約製造商為了保持低成本和高利潤,而將工作轉移到東南亞和拉丁美洲時,勞工問題預計將會繼續在其他國家爆發。在1990年代,當時電子3C產品製造商迅速匆忙地將生產外包給中國,史丹‧阿羅諾〈Stan Aronow〉說:「如此吸引人的廉價勞工已讓其他的因素變得不那麼重要了。」根據國際勞工組織〈ILO,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 表示,過去10年來,中國的工資已經增加到變成原來的三倍。 阿羅諾說:「如果你想降低成本,中國已經不再是第一個被考慮的地方了。」三星和富士康這兩家公司在巴西都有智慧型手機的製造工廠在運作,而他們的專制管理風格已經引發了當地的反抗行動,範圍從工人的抗議到政府的調查和訴訟都有。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