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89862485972_bc

資訊裂變:iPhone、超跑、無人機,全球經濟與想像力結晶的發展之路

作者:西薩‧希達戈(César Hidalgo)

譯者:戴至中

出版社:寶鼎出版

出版日期:2016/10/5

類別:經濟學、觀念趨勢、資訊理論

原文書名:Why Information Grows:The Evolution of Order, from Atoms to Economies

ISBN/條碼:978-986-248-597-2

定價:380元

前往購買 ▶

更多書籍介紹

2015年「海耶克圖書獎」決選入圍
亞馬遜網路書店讀者4.5顆星好評
《經濟學人》、《科克斯書評》、《物理世界》、《匹茲堡論壇報》、《自然期刊》、《CHOICE雜誌》、Google等媒體、專家讚譽推薦

 

 

「經濟是資訊成長的世俗展現,而這才是我需要去探討的成長。」─—西薩‧希達戈(César Hidalgo)

「希達戈邀請我們以全新的方式了解經濟……對這門沉悶的科學來說,是一個嶄新且全面性的切入點。」─—《科克斯書評》(Kirkus Reviews)

「這本寫得精采且小心研究的書,可能會催生經濟思維的典範轉移……」──史考特.佩吉(Scott Page),密西根大學複雜系統、政治學和經濟學教授,以及《差異》(The Difference)的作者

 

 

【本書簡介】

槍砲、病菌與鋼鐵只是表象,某些地區、國家又憑什麼?
在這個星系,這個地球,是什麼動力使人類物種與眾不同?
你是否想過,是什麼促進了文明進展及經濟繁榮?
跨界奇才希達戈讓你明白,「資訊」是回應這一切的答案!

 

 

經濟成長是什麼?在歷史上,它為什麼只發生在少數幾個地方?
過去,回答這些問題,都聚焦於體制、地理、金融、和心理上。
但麻省理工學院教授西薩‧希達戈宛如博學多才的米開朗基羅,
他指出,必須結合社會與自然科學,才能了解經濟成長的本質。

每個學科都能舉出道理,卻無法說出真理。《資訊裂變》作者希達戈以愛因斯坦的廣度、哲學家維根斯坦的深度,舉重若輕且突破框架地道出,「資訊」串連了有機與無機,助長社會的演進與生命的繁複。《資訊裂變》以新眼光看待經濟與文明,再度提升當代思維的演算能力,它是跨界奇才希達戈在精密演算後的一道新訊息,將如《相對論》銘刻在這地球上。

在宇宙中,我們的星球為何如此與眾不同?
人這個物種,又如何能發展至今日之豐富、多樣?

嚴格來說,細菌、植物與你我都是電腦,具備處理資訊的演算能力,此種物質的演算能力使人類社會得以蓄積、串連、分享資訊、構成網絡。再者,「人」擁有將想像力結晶化的本領,因而推展了文明、科技,在交換與貿易過程中創造出「經濟」,造成區域發展的差異及不均。

資訊很稀有,我們的星球是資訊存在、成長和隱藏之處。

從資訊理論、熱力學、物理學出發,追溯本源,顯示了作者的哲學與世界觀。西薩‧希達戈論點獨到、舉例明確,文句透出詩意,超越經濟學、社會學、人類學的思維,他得出結論,人類的經濟繁榮與不斷進展之因在於:

1.世界是秩序與無序(熵)的永恆對戰,「資訊成長」才是經濟的命脈血液。
2.資訊擁有物理特質,能夠被存取,經過演算,排列組合在具意義的物質上。
3.人類能將「想像力」化為「成品」,具有使想像力結晶化的能力與技術。

宇宙是由能量、物質、資訊組成,但使宇宙有趣的是資訊。

本書所指的「資訊」並非字面上的意義。希達戈指出,「資訊的物理體現是社會的血液」;在定義上,物理秩序就是資訊。他揭開了資訊作為發展動力的本質與可能性。本書從一名孤獨天才物理學家路德維希之死談起,到資訊理論之父夏農(Claude Shannon)、韋弗(Warren Weaver)與賈伯斯致敬的對象亞倫‧圖靈(Alan Turing),再敘述到作者女兒如時光之旅的出世。希達戈點出,這世界之於人類,是資訊的製碼、譯碼與排列組合,也是一趟人類面對資訊裂變、成長的複雜旅程。

■ 樹與人都是一部電腦
陽光、空氣、水、土壤養分與微礦物質皆為各種「資訊」,而草木演算各種資訊,一切都是資訊的存取與轉換。人類的經濟與文明發展是透過資訊的排列組合,形成新秩序,經由貿易與交換,形塑了不同區域的多元風貌。

■■矽蘋果vs.蘋果
不同於自然界的蘋果,Apple公司的「矽蘋果」是從想像力出發,才被人製造而進入生活;安迪・沃荷(Andy Warhol)的香蕉,也不等於是樹上的香蕉。矽谷、東京、首爾的科技實力,皆為資訊結合想像力之展現。希達戈認為,愈能處理資訊的區域,其發展愈猛,這解釋了區域經濟的不均衡。

■■■從資訊到想像力結晶
即使是一顆隕石,也帶著無數資訊。從古至今,一部法典、一輛極速可達400公里的7000萬台幣布加迪超跑、一杯香檳,都是物理學、化學、資訊、材料、工程技術、力學、設計、審美、經濟模式的各種體現。

■■■■跨界思維,引領創新
希達戈站在資訊理論、物理學、經濟學的交會點,他認為在未來,網絡串聯,跨界、跨學科的合作可使世界更進步。他也引領我們反思,人類如何將「想像力」排列組合,才是改變世界並往前邁進的樂趣所在。

■■■■■以宇宙為基底,從原子、到人、再到經濟
《資訊裂變》一路梳理物理學界前輩的觀點,並加入福山的社會資本論,導出「想像力結晶」與「經濟複雜性」的重要性。在物理界與經濟學之間,希達戈在諸多前輩目光不及之處,找到失落的環節。
希達戈在牛頓、愛因斯坦、薛丁格、夏農等前輩肩上架設了望遠鏡,他帶領讀者看得更遠,以哲學的高度去擘劃思考的新境界,更將幫助我們重新看見生命的本質與未來的可能性。

 

 

【本書特色】

1. 作者希達戈從物理學與資訊理論的角度闡述經濟。獨一無二的跨界思維,闡明了經濟的本質與發展的原理。
2. 《資訊裂變》可解釋一切經濟行為與不均,甚至擴及文明成長的基本原理。經濟成長不過是一個更大、更全盤、更要緊現象的「附帶現象」;經濟榮枯與區域發展的關鍵,在於對資訊的善用與累積。
3. 資訊的物理秩序排列推動了文明與經濟的演化,《資訊裂變》充滿無限想像力與創意,將打開讀者的眼界,翻轉改變你的思維!

 

 

【國外好評】

「本書包含一些關於是什麼在驅動成長的創新想法,能引領我們穿越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全球經濟亂流。」──《自然》期刊(Nature)

「能夠擴展心靈、突破傳統的一本書,從資訊理論、物理學、社會學及經濟學的角度來說明經濟的成長,並闡述為何成長只發生在某些特定區域,而不是任何一個地方。」──《匹茲堡論壇報》(Pittsburgh Tribune-Review)

「希達戈邀請我們以全新的方式了解經濟……對這門沉悶的科學來說,是一個嶄新且全面性的切入點。」──《科克斯書評》(Kirkus Reviews)

「《資訊裂變》向我們說明了人是如何把資訊灌注到物質裡,使它比黃金更可貴。從經濟複雜性到國家競爭力,希達戈的作品巧妙凸顯了21世紀的真正煉金術和它的影響所及。」──亞伯特-拉茲洛.巴拉巴西(Albert-Laszlo Barabasi),西北大學傑出教授暨複雜網絡研究中心(Center for Complex Network Research)主任,以及《連結》(Linked)的作者

「經濟是建立自資訊。從石器時代到現今的知識經濟,情況都是如此。但在西薩.希達戈突破性的著作之前,對於這是如何以及為什麼如此,我們認識得並不深刻。這本令人興奮的重要著作是邁向21世紀成長理論的一大步。」
──艾瑞克.班恩霍克(Eric Beinhocker),牛津大學新經濟思維研究所(Institute for New Economic Thinking)執行董事,以及《財富源始》(The Origin of Wealth)的作者

「這本寫得精采且小心研究的書,可能會催生經濟思維的典範轉移。融合了深奧的理論與詳盡的數據,希達戈證明,國家成長、公司繁榮、個人興旺是來自置身於多元、有天分的網絡,以產生複雜的物理秩序,也就是資訊。經濟為什麼會成長?因為資訊成長了。」──史考特.佩吉(Scott Page),密西根大學複雜系統、政治學和經濟學教授,以及《差異》(The Difference)的作者

「希達戈提出了有力的論證是,社會要能讓資訊與經濟成長,創意和想像力便很重要。」──約翰.前田(John Maeda),凱鵬華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合夥人,以及《簡單的法則》(The Laws of Simplicity)的作者

「西薩‧希達戈寫了一本具有重要地位的鉅作。……洞見隨處可得:如同溫度與運動一樣,資訊雖然無形,卻具有物理特性。資訊有其物理秩序,就像一副洗過的撲克牌和一副按照順序排列的牌,兩者是不一樣的。」──巴比‧諾頓(Bobby Norton)

「從原子一路談到國家與文化產出,絕佳地說明了何謂複雜系統。書中有許多新穎的案例,以及將我們日常所見和物理學抽象概念連結在一起的有趣觀點。」──艾曼‧賈哈尼(Eaman Jahani)

「這是一本我很想趕快跟朋友同事討論的書。不只是解決經濟問題的答案,而且讀起來也饒富趣味。」 ──馬利耶‧羅思(Mailie N Ross)

作者/西薩‧希達戈(César Hidalgo)

麻省理工學院(MIT)媒體藝術與科學副教授,也是麻省理工學院媒體實驗室(MIT Media Lab)巨量連結小組(Macro Connections group)的負責人。希達戈是資歷豐富的物理學家,除了在社會與經濟體系的複雜性有深入研究之外,在發展大數據(Big Data)相關工具方面也擁有領先的地位。他目前與妻子安(Ann)和女兒艾瑞絲(Iris)居住在麻薩諸塞州劍橋市(Cambridge Massachusetts)。

 

 

譯者/戴至中

政大新聞系畢,現為職業譯者。近期譯作有《鄉民公審》(商周)、《新型職場》、《你就是媒體》等。

序 永恆的戰爭
導論 從原子到人們再到經濟

第一部 原子裡的位元
第一章 時光旅行的奧秘
第二章 無意義的本體
第三章 永恆異常

第二部 想像力結晶
第四章 出自我們的腦袋!
第五章 擴大機

第三部 要領的量化
第六章 這一次,事關個人
第七章 連結並非不用錢
第八章 我們信奉連結

第四部 經濟的複雜性
第九章 經濟複雜性的演進
第十章 第六種物質
第十一章 知識、要領與資訊的聯姻

第五部 結語
第十二章 物理秩序的進化,從原子到經濟

序:永恆之戰

宇宙是由能量、物質、資訊所組成,但使宇宙有趣的是資訊。如果少了資訊,宇宙就會是一鍋渾湯。它會缺乏形狀、結構、非週期秩序,以及使宇宙既美麗又複雜的碎形排列。

然而,資訊很稀有。它隱藏在區塊中,並一面對抗宇宙永無休止地邁向無序,也就是熵的成長。本書是在談資訊的成長,以及讓資訊得以對抗隨機和成長的機制。這些機制包括讓資訊得以形成的自然過程,以及會促進資訊在社會中加速成長的社會與經濟機制。本書是在談資訊的成長、物理秩序的成長,從原子到經濟。它使我們這個星球獨特、豐富且不均。

本書有不少篇幅會聚焦在我們這個星球和物種上。這是因為從宇宙觀之,我們這個星球是個特殊的地方。

我們知道宇宙中有很多地方比地球聚集了更多物質和能量,卻不知道有什麼地方是聚集了更多資訊。中子星的密度高到一湯匙比帝國大廈還重。黑洞的質量高到會扭曲空間的幾何。在我們的銀河系所擁有的數千億星體裡,能量也極為豐沛,但我們這個星球則沒有這麼多。所以使我們這個星球特別的並不是物質或能量上的奇點,而是物理秩序或資訊上的奇點。資訊之於我們這個星球,就好比是物質之於黑洞以及能量之於星體。在其他多為不毛之地的宇宙中,我們這個星球是資訊存在、成長和隱藏的地方。

但資訊是從何而來?資訊為什麼會聚集在我們這個星球,生命又是如何促進了資訊的成長?使資訊在社會中能持續成長的社會和經濟機制是什麼?資訊的社會累積會如何改善我們在累積更多資訊上的本領?促進資訊成長的機制是如何促進全球經濟在社會與經濟上的不均?

在接下來的篇幅裡,我們會談到資訊是什麼、來自哪裡,以及為何成長。我們會談到有助於資訊反抗熵的自然、社會和經濟機制。我們會談到有助於資訊打贏小型戰役的機制,以便在宇宙唯一真正的戰爭中穩步求勝:秩序與無序的戰爭;熵與資訊的戰爭。

 

 

導論

在我們的太陽系形成之前的那波星體合成了生命形式所需要的原子元素。這些元素包括碳、氧、鈣、氮和鐵。新一代的星體就是從這些恆星祖先的殘骸中所形成。約莫就在此時,環繞它們的行星具備了生命演化所必需的化學豐富性。自以此後,我們已40、50億歲的星球就套用這種化學豐富性來成為複雜的奇點。數十億年來,資訊在我們這個星球上持續成長:先是化學,然後是簡單的生命體,更近的則是我們。在多半以空曠空間為特色的宇宙中,我們這個星球是資訊、知識和要領持續增長的綠洲,動力來自太陽,但也來自我們稱之為生命的自我增強機制。

然而在星體的物理性和我們這個星球所擁有的生命體之間,這個連續面在複雜與資訊的時間軸上只包含了兩站。資訊的演化打破了所有的界線,甚至延伸到我們的經濟和社會所衍生出的資訊上。要是以廣義的物理秩序來理解,資訊就是我們的經濟所生產的東西。它是我們唯一生產的東西,無論我們是生物細胞還是製造廠。這是因為資訊不限於訊息。它既存於我們所生產的一切實物中:腳踏車、建築物、路燈、攪拌機、吹風機、鞋子、大吊燈、收割機和內衣全都是由資訊所構成。這並不是因為它們是由觀念所構成,而是因為它們體現了物理秩序。我們的世界富含著資訊。它不是原子的渾湯,而是結構、形狀、顏色和相關性條理分明的集合。這種有序的結構是資訊的展現,連這些成塊的物理秩序不具任何意義時也一樣。

但要衍生出資訊並不容易。我們的宇宙使勁在做到這點。要能衍生出資訊,並生產被我們與繁榮連為一體的品項、基礎建設和體制,我們就必須跟往無序穩定前進對抗,而它既是宇宙的特性,也困擾著波茲曼。為了對抗無序並讓資訊成長,我們的宇宙握有幾個絕招。這些招數包括脫離均衡系統、資訊累積在固體中,以及物質的運算能力。這三道機制一同促進了資訊在能讓資訊成長和隱藏的小島或區塊上成長,就像是我們的身體或星球。

所以資訊的累積和我們處理資訊的能力定義了涵蓋物理、生物、社會和經濟的成長之箭,並從宇宙的起源延伸到我們的現代經濟。資訊成長統合了生命的形成與經濟的成長,以及複雜的形成與財富的起源。

然而,資訊的成長並不均勻,不光是宇宙,我們這個星球也是。它是成塊發生,並有衍生和儲存資訊的本領。城市、企業和團隊所體現的就是讓我們這個物種累積本領來生產資訊的區塊。當然,這些城市、企業和團隊衍生資訊的本領十分不均。有的能生產成批的資訊,體現了科幻小說所衍生的概念,有的則稍嫌遜色。

所以藉由問資訊是什麼以及它為何會成長,我們所要探討的不只是物理秩序的演化,還有經濟秩序的演化。我們會把基本的物理原理串連上資訊理論,還有社會資本論、社會經濟學、知識論,以及產業多元化和經濟發展的實證。藉由問資訊為何會成長,我們將問到繁榮的演化、富國和窮國、有成效和無成效的團隊、體制在我們累積知識的本領上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人員在生產成批以物理來體現的資訊時,會使本領受限的機制。我們將從理解社會與經濟現象的傳統取向往後退一步。相反地,我們將提出的描述試圖把物理、生物、社會和經濟機制整合起來,以幫忙解釋某樣東西的持續成長,而且它並不是物件。這個令你我迷戀起來不下於波茲曼的東西是物理秩序,或是資訊。它聚集了高度的複雜,我們每次睜開眼睛就會看到,這並不是因為資訊在宇宙中無所不在,而是因為我們是由它而生,它也是由我們而生。

第四章 出自我們的腦袋!

試想兩種蘋果:一種是長在樹上,要去超市買,一種是在矽谷所設計出來。兩者在經濟中都有交易,而且都會體現出資訊,無論是在生物細胞或矽晶片中。它們的主要差別不在於零件數或執行功能的能力──可以吃的蘋果是數萬個基因執行精密生化功能的結果。蘋果和蘋果產品的主要差別在於,我們吃的蘋果是先存在於世界,才存在於我們的腦袋,我們用來收發電子郵件的蘋果產品則是先存在於人的腦袋,才存在於世界。這兩種蘋果都是產品,都會體現出資訊,但只有一種是想像力的結晶,那就是矽蘋果。

把產品視為想像力的結晶等於告訴我們,產品所體現的不只是資訊,還有想像力。這是我們透過心智運算所產生的資訊,然後靠創造物體來模仿我們腦袋中的形象,以讓它脫離來源。可以吃的蘋果是在我們為它賦予名稱、價格和市場前就存在。它是既存於世上。以概念來說,蘋果是直接輸入我們的腦袋。另一方面,iPhone和iPad則是心智輸出而非輸入,因為它們是先由我們的腦袋衍生出的產品,才成為世界的一部分。所以蘋果和蘋果產品的主要差別是存駐在物理秩序的來源上,而不是物理秩序的體現上。兩種產品都是成批的資訊,但只有一種是想像力的結晶。在本章裡,我會強調產品所體現資訊的想像力起源,因為這是受到人類擴大和累積的那類資訊所具備的根本特徵。

 

 

第七章 連結並非不用錢

有一項產品,是透過許多家企業連結的公司網絡所產生,而非只靠單一企業,這個例子就是個人電腦。雖然個人電腦大多有其品牌,其實是由不同的公司分別設計及製造各種零組件,然後才組裝完成一部電腦。就連蘋果公司引以為傲在美國加州設計的產品,都包含了一些零組件──比方說顯示幕──是由其他公司設計生產的,包括蘋果的競爭對手三星電子(Samsung)在內。事實上,就在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再次回到蘋果公司之後,他便著手將裝置的生產工作外包出去,並且開始倚重其他公司開發的科技。iPod之所以能問市,靠的是東芝(Toshiba)發明的小型硬碟。iPhone的大猩猩玻璃(Gorilla Glass),是紐約州玻璃製造商康寧公司(Corning)的獨門商品。蘋果公司的產品如此,許多其他的現代化裝置也不例外。其實,不論你的電腦屬於哪個品牌,都可能是一盤電子零件大雜燴:由英特爾(Intel)或超微半導體(AMD)製造的晶片所驅動;使用昆騰(Quantum)、三星、希捷(Seagate)或富士通(Fujitsu)的硬碟;裝上金士頓(Kingston)、海盜(Corsair)或是必恩威(PNY)生產的記憶體;以及採用友訊(D- Link)、普聯(TP- Link)或網件(Netgear)製造的網卡。這些品牌和公司沒有一家是在你電腦主機貼上標誌的公司,這說明了電腦是由公司網絡所打造出來,而不是某一家公司而已。

 

 

第九章 經濟複雜性的演進

知識和要領為什麼會受限於地域?到目前為止,我們得知了知識和要領很難累積,因為學習具有社會性與經驗性,而且每個個人和廠商所能掌握的知識和要領量有限。廠商和個人累積知識和要領的本領有限,所以我們必須把知識和要領給搗碎,並散布到廠商與人員網絡中。而我們也看到了,它很難組成。因此,為了掌握大量的知識和要領,我們需要大型的人員網絡。然而以網絡的大小和它所能掌握的知識和要領量來說,它的關係不僅使知識和要領很難累積,也意謂著比起移動或複製較小的生產網絡中所體現出的知識和要領,大型生產網絡中所體現出的知識和要領更難移動或複製。

不過,知識和要領的地域分布很難研究,因為知識和要領難以「看到」。所以為了研究知識和要領的分布與傳布,我們就需要找出它的表現形,使我們從間接的資訊中得知它的存在地點。有一個選擇是看產業的地域分布,因為產業可以理解為一地所存在的人員和廠商網絡所體現出知識和要領的表現。用觀察產業來代替知識和要領就類似於生物學家把觀察表現型(有機體的物理和機能特徵)當成基因型(有機體的DNA所體現出的資訊)表現的做法。以最簡單的定義來說,基因就是替蛋白質製碼的DNA片段,表現型則是有機體的物理和機能特徵,像是髮色或高血壓的好發性。我在本章嘗試要做的就類似於遺傳學的諸多做法,然而並不是嘗試建立表現型與基因的關聯,而是嘗試找出一地所出現知識和要領以及其中所存在產業的關聯。

表現型和基因型是有用的類比,因為它們代表了一對相關的實體,而且一個比另一個容易觀察──表現型比基因容易觀察,產業比知識或要領容易觀察。這種二元性很有用,因為它代表我們可以把最可見的量當成另一個的替代品來測量。比方說,要針對會使人抽高的基因來標示它的空間分布,這在目前頗為困難。事實上,有很多基因都跟抽高有關係,所以要辨識、探查和量化可以對雷霸龍.詹姆斯(LeBron James)和丹尼.狄維托(Danny DeVito)的身高差異加以解釋的分子序列並沒有那麼容易。然而,光是看雷霸龍.詹姆斯和丹尼.狄維托,我們就能輕易看出誰比較可能具備跟抽高有關係的基因,即使我們並不曉得這些基因是什麼。同樣的道理,假如我們有意標示出製造噴射引擎所必需的知識和要領可不可得,我們就可以只看噴射引擎的製造業者和設計人員所在的地點。簡單來說,我們可以推論,拍攝動作片所必需的知識和要領會從洛杉磯而不是基多傳散出來,因為我們每年都觀察到,洛杉磯拍出許多很紅的動作片,基多所拍出的則少之又少。所以產業的存在雖然無法讓我們在拍電影所必需的知識和要領上得知具體的內涵,但它可以告訴我們,掌握這些知識和要領的網絡實際上所在的地點。

要取得產業地點的理想資料並不容易,但有可能。以不完備的表現來說,產業和地點的國際關聯就體現在概述各國進出口產品的貿易資料中;如果是在地經濟,這樣的資料可以在政府記錄中找到,像是廠商的繳稅所在地、民眾所繳納的社會安全基金,以及工商普查。這些資料集大部分都不完備且有限,但在標示廠商的地點以及這些廠商所掌握的知識和要領時,它還是我們最好的依據。

這些資料集很有用,因為它提供了實證對照,可以讓我們用來檢驗理論中所解釋地點的產業構成。為了做到這點,我們需要找出這些資料集的特性,包括並非顯而易見(不能用簡單的碰巧來解釋),由若干不同的資料集所共有,以及能以我們想檢驗的理論來預測。

 

 

第十二章 物理秩序的演進,從原子到經濟

宇宙是由能量、物質與資訊所構成,而且能量與物質在此是與生俱來,資訊則需要設法來形成。這並非總是很容易。

在故事的開頭,我們描述過一些促進資訊成長的基本物理機制。其中包括三個重要概念:資訊在脫離均衡系統中自動形成(漩渦的例子),資訊累積在固體中(像是蛋白質和DNA),以及物質的運算能力。

第一個觀念是把資訊串連上能量,因為資訊會在脫離均衡系統中自然形成。在這些系統中,有許多粒子是以能量大幅流動為特色。能量流動使物質能自我組織。普里高津教導我們,使系統脫離均衡的能量流動解釋了秩序或資訊的自動形成。一組織成動態的穩定狀態,脫離均衡系統就會自然衍生出資訊。這類系統的日常例子包括,把浴缸的水放掉時所構成的漩渦,或是把牛奶倒進咖啡裡時所形成的渦流。

但脫離均衡系統無法幫助我們了解形式比較複雜的資訊。此時固體和物質運算本領的存在就派上了用場。

熵的穩定前進意謂著,資訊隨時冒著毀滅的風險。為了存活下去,資訊需要隱藏起來才行,因為資訊壽命短暫的宇宙也是資訊無法成長的宇宙。固體為資訊提供了所需要的強固性來阻擋熵的成長。在讓資訊得以耐久下,固體讓資訊得以重組。這樣的重組對資訊的持續成長則是不可或缺。

在1944年的著作《生命是什麼?》中,爾文.薛丁格凸顯了固體在生命的脈絡中承載資訊的重要性。他明白,生命是遠離均衡的系統,有豐富的本領來儲存和處理資訊。他也明白,蛋白質和DNA之類的固體對資訊的儲存與承載不可或缺,而且這些分子體現資訊的能力不只是取決於它們的固態。

薛丁格表示,像DNA這種結晶固體的非週期本質是這些分子在體現資訊時所不可或缺。長短程的相關性讓DNA得以裝載大量的資訊,一如語言在長短程上的相關性讓我們得以表達無法以文字的隨機雜燴來體現的想法。

所以在資訊成長的謎題中,第二條線索就是,固體對資訊的耐久不可或缺。然而,並非隨便什麼固體都能承載資訊。為了承載資訊,固體需要富含結構才行。隨機或週期性的固體體現不出像DNA這種比較複雜的結構所能體現的資訊。

固體對資訊的成長不可或缺,這也對我們說明了最有利於資訊成長的環境條件。這些環境條件是界定在狹小的溫度區間裡。資訊在完全冰凍的環境裡無法成長,因為在這樣的環境裡,資訊屬於靜態而無法重組。在太熱的環境裡,資訊也無法成長。在滾燙的世界中,像是太陽,遠離均衡的漩渦所在多有,但缺乏固體代表資訊無從耐久、重組和成長。太陽裡沒有長串的蛋白質。事實上,溫度高到使原子在太陽不停運轉的原子漩渦裡跳舞時,電子就會流失。因此,炎熱的世界可以產生形式簡單的資訊,但在沒有固體下,資訊並不能成長到超越它最原始的狀態。

資訊形成需要能量,資訊耐久則需要固體。但資訊成長如果要爆炸,我們還需要一樣成分:物質的運算能力。

物質能運算這件事是宇宙最令人驚歎的事之一。想想看,假如物質不能運算,就不會有生命。嚴格來說,細菌、植物和你我全都是電腦。我們的細胞不停以我們拙於了解的方式在處理資訊。如我們在前文中所見,物質的運算能力是生命形成的先決條件。它也等於是宇宙能衍生出資訊的重要起始點。物質學會運算後,對於所累積的資訊和所複製的結構就會變得精挑細選。終歸來說,讓資訊得以經歷爆炸成長的就是物質的運算本領。

脫離均衡系統、固體和物質的運算能力有助於我們了解資訊在宇宙中的成長和出現。這三樣機制有助於物質逃脫熵的穩定前進,但並非全盤如此,而是要在界定明確的區塊中,像是細胞、人體、城市或星球。但為了把這些觀念帶進現代的實況裡,我們需要在人類的語言、社會和經濟中重鑄它們才行。資訊在經濟中的成長仍然是這些基本機制的結果。但在大規模的社會和經濟系統中,這些機制會採取新的形式。

我們的世界遍布著比漩渦和蛋白質要複雜的結構。其中包括人和物體。人是物質在運算本領上的終極化身。我們在組織大腦和社會來衍生新形式的資訊時,就是在體現運算的本領。物體則是我們蓄積資訊的地方。它讓我們得以傳遞資訊,並協調社會與專業活動,但更重要的是,它讓我們得以傳送知識和要領的實際用途。

早期原人和21世紀社會的經濟天差地遠,但倒是都有一個重要的特色:在兩者的經濟裡,人類都把資訊累積在物體中。我們與早期原人的世界只差在原子的排列方式。我們的世界跟我們的祖先在演化時所處的世界截然不同,就是導因於現今的物體,也就是原子的排列。

資訊的物理體現是社會的血液。物體和訊息把我們串連起來,讓我們得以把資訊的成長帶得更遠。我們把資訊體現在固態物體中有好幾萬年,從箭和矛到咖啡機和噴射客機。到比較近期時,我們則學會了把資訊體現在行動電話和無線路由器所傳送的光子裡。然而,我們所體現出的資訊最令人驚歎的地方並不是包覆的物理性,而是我們所包覆資訊的心智起源。人類不光是把資訊蓄積在環境裡,還會把想像力給結晶化。

我們能把想像力給結晶化,就是能創造出為當成虛構產物而生的物體。飛機、直升機和休.赫爾的機械腿在建造出來前全都是構想。我們能把想像力給結晶化使我們有別於其他物種,因為它讓我們得以用心智的流體性來創造,然後用我們這個星球的堅固性來體現我們的創造物。

但要把想像力給結晶化並不容易。把資訊體現在物質中有賴於我們把運算本領推展到極致,並經常是大於單一個人所能達到的程度。為了衍生出形式複雜的資訊,像是現代社會中所遍布的那些,我們需要演化出形式複雜的運算來涉及人類網絡才行。因此,我們的社會和經濟等於是分散式電腦,會累積所需要的知識和要領來產出我們所企求的資訊。

對經濟的超正統詮釋會認為,這台電腦靠著價格系統就會自行組織到最佳狀態。不過在現實上,經濟的電腦比這要繁複得多。

經濟是根植在先於並束縛經濟活動的社會與專業網絡中。這些網絡很重要是因為,它們是我們僅有的結構可以來累積大量的知識和要領。然而,就像格蘭諾維特、普特南和福山所告訴我們,這些網絡的大小、形狀和演進是受到歷史和體制因素所束縛,從社會的信任度到我們為家庭關係所賦予的相對重要性。

所以我們真正試著要解決的社會與經濟問題是,把知識和要領體現在人類網絡中。如此一來,我們就會演進我們這個物種的運算本領,最終則有助於資訊成長。

資訊在經濟中的成長最終就是經濟成長的精隨,所以它是共同演化下的產物,一邊是我們這個物種的集體運算本領,一邊則是我們能做出的想像力結晶所帶來的擴展。從飛機到牙膏,想像力結晶擴大了社會在知識、要領和想像力上的實際用途,進而擴展了我們創造新形式資訊的本領。此外,這些物體讓我們得以組成網絡來體現有增無減的知識和要領量,而有助於我們增進集體處理資訊時的本領。

不過,我們對組成網絡的需要是從一個重要的考量所形成:人類體現知識和要領的能力有限。對了對抗個人限制,我們需要協作才行。我們組成網絡來讓我們得以體現更多的知識和要領,因為若非如此,我們處理資訊和創造想像力結晶的能力就會大受限制。在生產所需知識和要領多過單一個人所能體現的產品時,這些網絡不可或缺。為了簡化討論,我們把這種最大的個人本領稱為一個人員位元組。

人員位元組理論點出了經濟活動的複雜性以及它在執行上所需要社會和專業網絡大小間的關係。當活動所需知識和要領的人員位元組較多時,它就需要由較大的網絡來執行。這層關係有助於解釋我們這個星球在產業結構上的結構和演進。人員位元組理論指出:(1)比較簡單的經濟活動會比較普及。(2)多元化的經濟是唯一能執行複雜經濟活動的經濟。(3)國家會朝著相關的產品多元化。(4)長期下來,區域的所得水準會逼近經濟的複雜性,而且只要去看區域所生產和出口的產品組合,我們就能得知概況,因為產品會把區域中所具備的知識和要領告訴我們。這些預測全都能在實證上檢驗,並與既有的資料相符。

所以在原子和經濟的世界裡,資訊的成長是取決於資訊和運算之間的永恆之舞。這段舞的動能是來自能量的流動、固體的存在,以及物質的運算能力。能量的流動驅動了自我組織,但也推升了物質的運算能力。另一方面,從蛋白質到建築物,固體則有助於秩序耐久。固體使能量需要產出的秩序最少,並幫資訊擋住了熵的穩定前進。然而,集體運算形式的形成才是舞會中的王后,而且在我們這個星球上很普及。我們的細胞是蛋白質的網絡,所組成的胞器和信號傳遞路徑會幫助它決定什麼時候要分開、區隔,甚至死亡。我們的社會也是一部集體電腦,並受到我們生產來運算新形式資訊的產品所擴展。

隨著宇宙運行和熵持續增加,我們這個星球延續了它的反叛之路,並以富含資訊的區塊為標記。我們是在秩序的成長役使下而組成社會關係,建立專業同盟,生兒育女,當然還有哭和笑。但我們常看不見資訊之美。隨著我們的心智如漩渦般急轉,我們的生命在沒有過去的宇宙中往前運算,我們也迷失在當下的急迫中。我們煩惱的是金錢和繳稅,而不是扛起責任來讓這個無神論的創造物永垂不朽:這個創造物是源自平凡的物理原理,而且現在交到了我們手上。


推薦閱讀